叶修的绝对女友。

沉迷周叶,无法自拔!

#一个群宣##劳扩。##扩了的瘦十斤还能有对象。#
人类恐惧死亡的原因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未知。
故人间流传了诸多亦真亦假的传说——
传说人死后,灵魂会回归天堂或地狱。
传说天堂的天使长是发疯的工作狂,堕落在地狱的一名七宗罪原是他一手教出来的手下。
传说浪漫的流星雨,是暴躁天使长掷下的烟头....这个太诡异了,暂且不论。
诸如此类,层出不穷,孰真孰假,又有谁知道呢?
“所以说我不知道啊?”
路西法痛苦的说道。
原是嫌弃天堂工作量太大,为偷懒而跳槽到地狱的天使。哪里晓堕入地狱后竟直接干了票大的,跻身成为地狱界业务最好的七宗罪。
“我明明只想当个boss轻松些。”

“肯定是那个蠢蛋,名字都这么中二。”
米迦勒听了手下说的团队名字,确凿道。
“那以后工作怎么办呢?打架吗?”
众所周知,天堂和地狱是都是收纳死后灵魂的地域。为鼓励恶魔与天使工作,自然而然的演变出与人类企业的大同小异的管理方式,由此成为了两家对立的公司。
实力最强性子最暴的天使长思索了一下,不耐烦的掷下了将燃尽的烟屁股,人间划过一道璀璨的流星。
“现在是法治社会,怎么能打仗呢?太不社会主义了。”
手下干笑了一下,不予评价。

那怎么才能和平的收纳灵魂呢?
米迦勒决定公事公办,顶着协商的名义和路西法约在人间谈判。表面上一笑而过的手下害怕他一个暴脾气就把地狱的人给屠了,悄悄组了队人马硬要跟着。路西法那边则担心他们的boss太蠢被一波带走,也组了队人马同去。
两队人马同时登场,谈判现场倏忽有了种大战一触即发的压迫感,所幸米迦勒和路西法彼此熟知,才没有出现惊心动魄,生灵涂炭的——业绩掐架现场。
手下:“他娘的,boss,他们就是想干架!你看他们这么多人。”
路西法:“哎那是帮米迦勒劝架的,别慌别慌。”
这次的友好商议合作,终于在表面针锋相对实则波涛汹涌的气氛下结束了。从此好人归天堂,坏人归地狱,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七宗罪还剩下五位,美德还剩六位,您可当我们的伙伴,招纳灵魂和我们一起工作,亦可是无辜的被招纳的新鲜灵魂。
所以看在贝利尔亲口为您讲故事的份上,来玩儿吧?。
欢迎加入Exspiravit 【审】,群聊号码:690898876
或者二维码。

【周叶主题歌填词】我的一个散人朋友

阳光普照:

哎,我真的好喜欢陈老师 @陈情


www跑调大王立正报道!


老师下次大合唱带我玩啊!(*/ω\*)


抱着陈老师来个百米冲刺!


【虽然50米我就跑不动了,但我有一颗跑三千的心!】




每次等粮好幸福。


一刷新就有饭,跟朋友圈屠屏一样。


但是我喜欢!


嗯,等吃戏子小周带妆上老叶的桥段,想想我就要飞起来了!


陈情:



原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填词:陈情








part 1








那年荣耀十年如旧








矛指却邪








碎霜轻留








长街过处看你突然一瞬偏头








宛如轮回似曾相识的眼眸








凛冬消弭








呼唤喊入我耳中








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飞枪疾走








过处血雨腥风








是否相识太浅淡平庸








寡言少语听不清问候








甘愿就此沦为路人或从不相逢








而我撑伞原地又停留








一点一滴掩饰我怔忡








你风衣过处有残影








徒给我心痛








消声也无踪












part 2








后来再次赛场相斗








盛气凌人








追逐同梦








刀锋锐利所指一人呼声万千








回忆喧嚣往事安静的笑容








对面相知








冷漠间一分敌我








望你目光尽穷








战你倾我所有








谁知我心无忧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说完那句算输一片空








再将心思细细埋藏








谁也不去碰








可我只能懒散装慵容








听你祝贺我得其所有








沉溺我的冠军荣耀








只尽情歌颂








谢赢你尊重








part 3








弃却邪








雪夜出走只是又从头来过








千机伞








变换千机扫荡谁能试其锋








所向睥睨








孤身一人独享我高处寒风








思君所愿








付之东流












part 4




若我早知你未曾心动








早就放弃无始也无终








无人可知一派落魄今日谁嘲讽








所幸从来都淡定自若








谈笑之间烟消云散过








忘记也总是一瞬间








又从头来过








不算什么








不如你得荣耀第一多








你声名显赫你将我代过








此生若是自作多情再也不情重








总有机会从你身边路过








若无其事装作也匆匆








想起那年枪矛初逢








杀出天地得我应得如是我初衷








这荣耀玩得铭心刻骨








到头来一梦




【END】




……








“我有一个故事,你听吗?”




“谁的故事?”




“我的一个散人朋友。”




“别说笑了,这天下除了你,哪里还会有第二个散人?”




————————————




把歌写出来




让朋友唱给我听了




他唱的可真好听……


请问谁想出白玉京本子?

叶修。

生日快乐。

看你睥睨天下的模样。

你就是你,君莫笑的操纵者。

叶修。


【伞修】if you

*if you填词延伸

*小学生文笔



窗外细雨绵绵,春雨的特性正是如此,如针般细小,如丝般绵柔。优柔寡断,寻一把剪子,也无能剪短。

叶修长呼出嘴里烟雾,窗外细雨蒙蒙,打在一木上,一叶上,一花上,滴滴答答,连绵不断的雨声在耳边回响。屋子中阴暗潮湿,也许是清明时节多雨导致的,屋内一丝暖意也没,有的,也只是阴冷。烟雾在屋内缭绕,木桌上的烟灰缸也积满了烟头,这也许是带着前天的量,也许是带着昨天的量,甚至是仅仅今天的量。

不过又有谁知晓这是多久的量,但如果按后者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惊人的数目。

叶修扶着额头,烟灰结成长条,最后垂下头来掉落,他拍了拍衣服,将指间烟杆碾灭在烟灰缸里。他现在有些心烦,大概是雨的缘故,或者是往昔回忆。

他脑海里现在是什么?大概是少年时候的故事。

那个他过得愉快的日子,一对兄妹一起陪伴他打荣耀的故事。

他开始有些怀念,怀念起初进了网吧与人打得酣畅淋漓的战斗,而那以后的日子,每一天也都让他怀念无比,那些回忆他历历在目,三个人生活过得不算滋润,却带来无比的乐趣。

可惜啊,可惜。他再也看不见他们三人中其中一人的嬉笑怒骂了。

叶修想到这,又长叹一口气。他那少年时候的朋友早就不在了啊,这回忆,也只能藏在心底了。他不自觉又想点起根烟,想了想,动作停到一半,又堪堪收回去。心中苦闷无处可泄,也许来根烟更好,不过今天的量,早超了许多。

也许他可以哭一场,可这眼泪早就在那时哭尽了,心中烦闷也不至于他哭出来,当时的那些眼泪,叶修现在想起来,都有些惹笑。

哭有什么用?不过就是泪在脸上流。

如果他听得见,如果他能回来。

如果他还在,也许叶修能和他一齐开启双核,来一场真正的双核战斗,在赛场上战得尽兴,默契把他们紧紧密缝在一起,一起书写属于他们的荣耀之旅。

如果说,如果他。如果他能听见。

如果可以,如果真有如果。

叶修只能一人背负起责任,身上的重任把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最后嘉世依旧放弃了他这名荣耀老选手,给了一个实力下降的理由,将他流放。在他交出账号卡的那一刻,心底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来。

还要继续?你现在很轻松。那支队伍,本来就不适合你。

他握紧了账号卡,扯出一个笑。

当然,当然要继续。我是谁?我可是职业选手。

我还有一个人的荣耀没有完成啊!

叶修现在背负起一个新的责任,他问了问自己。

我现在拥有什么?

应该是拥有的。

他暗自回道。

也不是一无所有。

我还要拼尽全力继续走下去。

因为荣耀,

也因为他。

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叶修应了随即合上回忆,将它重新藏在心底,他望了望窗外的景色,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绿叶上的灰尘被洗得一干二净。

如果你看到天空飘散的那朵花。

眼泪,不曾流过。

“叶修哥,时间差不多了,扫墓去吧?”

门外传来的,是苏沐橙的声音。

“来了,来了。”

叶修随即应道,这小丫头片子有没有想她哥?

他想了想,轻笑了声随手拿了件外套,开门出去。

——从此再没有牵挂。

时间也会慢慢修补心头的疤。

等着,苏沐秋。

你的荣耀,我来完成。

那个约定,不会破灭。